關於部落格
期待......蟹逅.......
  • 3424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告訴你歷史上真實的太平公主-轉載

     一、太平公主的家族   介紹太平公主之前,應該先談談她的家族。因為唐代正處於貴族社會向官僚社會的過渡階段,貴族的勢力在唐代特別是在唐前期的政治中還發揮著重要作用。各地域各層次貴族之間的分化重組是唐前期政治的重要內容之一。在這種大的社會環境下,出身和家族對一個人生活經歷的影響非常大,特別是對於處在政治漩渦中心的人物比如太平公主來說,更是如此。太平公主的父親是唐高宗李治。李氏家族雖是皇族,但在當時並不是第一等的高門大族。從唐高祖建立唐朝以后,幾代皇帝都對傳統的一等大族特別是山東士族採取了又拉又打的政策,而以抑制為主。就在唐高宗顯慶四年(659)還下詔禁止太原王氏、滎陽鄭氏、清河崔氏、范陽盧氏等“自為婚姻”(《資治通鑒》卷200), 以削弱山東士族的勢力。當時皇族也多與當世名臣或關中、代北貴族聯姻,而基本不與山東士族通好。這一政策直接影響了太平公主的婚姻。   太平公主的母親是武則天。武氏家族是一個地道的小族。武則天的父親可能是一個木材商人,她的母親楊氏則來歷不明。武則天當皇后前后,曾編造她母親是隋宗室遂寧郡公楊達的女兒,但她的心中其實是沒有底的。因此當有人瞧不起她的家族時,她還會十分生氣。當時的人也清楚這一點,一直拿武氏當小族看。駱賓王在那篇著名的討伐武則天的《代李敬業傳檄天下文》中就直斥武則天“地實寒微”。   這個小小的武氏家族與山東士族相比,有一個很大的特點是“不守禮法”。比如我們看到:武則天的母親楊氏可以和外孫子賀蘭敏之私通﹔武則天的姐姐韓國夫人在丈夫死后和妹夫(即唐高宗)私通,並把她的女兒也送進宮,侍奉舅舅(即唐高宗)﹔武則天養有許多男寵為眾所周知﹔武則天的侄子武三思與表嫂(或表弟妹)韋皇后私通﹔武則天的外甥賀蘭敏之奸污了表嫂(或表弟妹)楊氏(即太子妃)等。太平公主從小就生活在這樣一個家族裡,她不可能不受到這種風氣的很大影響。      二、太平公主的生活   太平公主姓李,沒有名字留下來。這不獨是太平公主,唐代的公主包括皇后都沒有名字留下。比如唐太宗的皇后長孫氏,歷來是“皇后”的典范,但她也沒有名字。武則天如果不當皇帝,也沒有名字,當了皇帝之后,才給自己起了個名字叫“武?”。順便說一句,現在稱“武?”為“武則天”其實是不倫不類的。因為“則天”隻是武氏的尊號,可以叫“則天皇帝”“則天皇后”,但不能叫“武則天”。這就好像一般不稱唐太宗皇后為“長孫文德”一樣。不過約定俗成,現在叫“武則天”關系也不大就是了。   太平公主是武則天的小女兒,上面有四個哥哥,其中三哥李顯即后來的唐中宗、四哥李旦即后來的唐睿宗。太平公主的出生年月我們不知道。由於她最小的哥哥李旦(睿宗)生於龍朔二年(662年),所以她最早出生於龍朔三年(663年)。又由於她很可能死於唐玄宗先天二年(713年),因此她最多活了50歲。   關於太平公主的長相,史書說是“豐碩,方額廣頤”(《舊唐書·太平公主傳》,以下出自舊、新唐書《太平公主傳》者,不再出注),也就是方額頭寬下巴,體態豐滿。武則天曾說太平公主“類己”。這可能有兩種意義,一是說女兒長的像自己,另外就是說女兒的性格愛好與自己類似。太平公主“多權略”,喜參政,這與武則天相似﹔她在武則天晚年將張昌宗推薦給母親作男寵,這種情趣與武則天也是一致的。電視劇制造出的許多武則天和太平公主母女間的矛盾,基本上沒有根據。   太平公主幼時常到姥姥楊氏家去。當時表哥賀蘭敏之因和楊氏私通,也常在姥姥家。在太平公主來往於姥姥家的日子裡,她可能遭到過表哥的強奸。《舊唐書·賀蘭敏之傳》說:“時太平公主尚幼,往來榮國(指武則天母親楊氏)之家,宮人侍行,又嘗為(賀蘭)敏之所逼。俄而奸污事發,配流雷州,行至韶州,以馬?自縊而死”。武則天可以容忍外甥與自己的母親私通,但不能容忍他奸污自己鐘愛的小女兒,因此這件事一出,就堅決把賀蘭敏之除掉了。這件事發生時太平公主最大不超過8歲,它對太平公主的影響可想而知。在以后的歲月中,太平公主私生活上的混亂既與家族和社會風氣的影響有關,也與她幼時的經歷不無關系。從史書記載看,與太平公主私通的起碼有三人。一個是“胡僧惠范,家富於財寶,善事權貴,公主與之私,奏為聖善寺主,加三品,封公,殖貨流於江、劍”。這個惠范和尚倚仗太平公主,做了許多壞事。另一個是宰相崔?是。崔長得很漂亮,但品性不好。他曾把他的妻子和兩個女兒都送去侍候太子,自己也“私侍太平公主”(《資治通鑒》卷210)。還有一個是司禮丞高戩。關於高戩,我們知之甚少,隻知道他是“太平公主之所愛也”(《資治通鑒》卷207)。電視劇寫太平公主,隻寫她的情不寫她的欲,這就從大的方面不符合當時的社會風尚、太平公主的家族背景,以及她的個人經歷。   太平公主有過兩次婚姻。第一次是與薛紹。大約在太平公主14、5歲時,有一次她穿上武官的服飾在父母(唐高宗和武則天)面前跳舞。父母笑著問她:“你又做不了武官,為何要這樣?”她回答說:“將它賜給駙馬可以嗎?”這件事或可看作太平公主“青春期”的騷動。唐高宗看出了她的這種要求,用史書的話說就是“帝識其意,擇薛紹尚之”。為什麼要選擇薛紹呢?前面講過,作為皇族的李氏家族在唐前期基本隻和非山東士族的家族聯姻,薛氏正是這樣的大族。因此薛氏是李唐家族的傳統姻親。薛紹的父親就是駙馬,母親也是公主(城陽公主)。武則天后來的男寵薛懷義本不姓薛,隻是武則天想讓他冒充大族,才令他改姓薛,並“令與太平公主婿薛紹合族,令(薛)紹以季父事之”(《舊唐書·薛懷義傳》),可見薛氏家族在唐皇室中的地位。至於為什麼選擇薛紹,恐怕是唐高宗的意思。武則天似乎對薛紹並不十分滿意,不滿意的原因仍然是因為薛紹兄弟的妻子不是貴族。武則天說:“我女豈可使與田舍女為妯娌邪!”(《資治通鑒》卷202)武則天既然對薛紹不大滿意,為什麼同意了這樁婚事呢?這其中可能有個外在的原因。原來在這一時期吐蕃開始強大,唐蕃幾次戰爭都以唐軍的失敗而告終。到調露元年(679)吐蕃前來求和親,並點名要太平公主。武則天隻有這一個女兒,自然不願讓她嫁走,但又不願得罪吐蕃,以至想出了將太平公主變為道士“以拒和親”的主意。太平公主不願為道士,吐蕃的要求又沒有收回,唯一的辦法就隻有盡快為太平公主找一個駙馬了。永隆二年(681)公主與薛紹結婚。婚禮非常隆重。太平公主與薛紹的婚姻持續了7年,育有兩男兩女。到武則天執政的垂拱四年(688),薛紹被誣告與唐宗室琅琊王李沖通謀反對武則天,“杖一百,餓死於獄”(《資治通鑒》卷204)。薛紹之死或許與武則天當年就對他兄弟不滿有關。另一個原因是武則天就要改“唐”為“周”,她需要為女兒找一個武家的女婿了。   武則天一開始為太平公主挑選的女婿是侄子武承嗣。后來由於武承嗣有病,就沒有成婚。武承嗣看來身體是不太好,在這次議婚的三、四年后就病故了。於是武則天又選擇了她的一個堂侄武攸暨做她的女婿。武攸暨此時已有妻室,武則天暗地使人殺掉他的妻子,強行將他配給太平公主做丈夫。武則天為什麼一定要選擇武攸暨我們已經不得而知,推測可能是因為武攸暨“沉謹和厚,於時無忤”(《新唐書·武攸暨傳》),是個比較可靠、可以和太平公主長久生活的人。至於為什麼那麼著急讓武攸暨配太平公主甚至不惜採用殺妻的手段,可能是因為武則天想在她稱帝前將女兒的婚事即與武氏聯姻的事情安排好。   載初元年(690)七月,太平公主嫁給了武攸暨。兩個月后的九月,武則天稱帝,改“唐”為“周”,封武氏子十四人為王,武攸暨被封為千乘郡王。太平公主與武氏聯姻,使她被武則天很好地保護起來,避免了李氏子弟可能遭到的不測。武攸暨與太平公主育有兩男一女,延和元年(712)即太平公主死的前一年病故,與太平公主一起生活了22年。   太平公主的兩次婚姻都是父母安排的政治聯姻,隻是由於形勢的變化,才先后選擇了薛氏家族和武氏家族。電視劇對太平公主婚姻的描寫不僅不同於史書的記載,而且違背了當時的歷史大氛圍。太平公主的生活非常奢侈。她在沒有勢力時就已經“崇飾邸第”,有了勢力后更是“田園遍於近甸膏腴”,家中的男女仆人有千人之多,“外州供狗馬玩好滋味,不可紀極”。她“食”的實封,曾達到過1萬戶。唐前期制度,食實封就是享受戶丁交納的租稅。太平公主“食”的戶都按大戶計算,一戶七丁。若一丁交絹二匹,太平公主一年僅得絹就有十四萬匹,而當時國家年收入絹多則百萬,少隻有七、八十萬匹,則太平公主的收入敵上了國家收入的百分之十幾到百分之二十!太平公主的這種聚財在這裡就不僅僅是貪欲和奢侈,更是國家經濟的一大禍害了。這無疑會引來正直之士的反對。太平公主后來在政治斗爭中的失敗,與她這種在經濟上的橫征暴斂實在有著很大的關系。      三、太平公主與政治   太平公主是作為一個政治人物活躍在歷史舞台上的。她一生參與了三次大的政治斗爭,並且卷入的程度一次比一次深,起的作用也一次比一次大。   早在武則天執政時期,太平公主就常常“預謀議”,但武則天沒有允許她公開從政。武則天晚期,為了除掉給她制造了很多麻煩的男寵薛懷義,曾讓太平公主幫過忙。《舊唐書·薛懷義傳》說武則天“令太平公主擇膂力婦人數十,密防慮之。人有發其陰謀者,太平公主乳母張夫人令壯士縛而縊殺之,以輦車載尸送白馬寺”。但是《資治通鑒》卷205則說武則天“使建昌王武攸寧帥壯士毆殺之,送尸白馬寺”,似乎太平公主沒有參預此事。再查《新唐書·則天武后傳》,說是武則天“密詔太平公主擇健婦縛之殿中,命建昌王武攸寧、將作大匠宗晉卿率壯士擊殺之,以畚車載尸還白馬寺”。事情的真實情況 究竟如何我們已經不能詳知,合理的推論應該是:太平公主參與了這件事,但出現在公開場合的是其他人,所以公開的記錄(比如《實錄》)記的也是其他人。《資治通鑒》依據的就是《實錄》。這件事可以看作太平公主在武則天執政期與政治關系的縮影,即她隻是在幕后參與謀議,而基本沒有公開出面參政。從此事還可看出,太平公主的處事態度與武則天是高度一致的。   太平公主參與的第一次政治斗爭是張柬之等起兵誅殺張易之張昌宗兄弟。武則天晚年,張易之兄弟倚仗武則天的寵愛,權勢沖天。他們利令智昏,大有順之者昌、逆之者亡的勢頭。武則天長安元年(701),張氏兄弟將私自議論他們的邵王李重潤、其妹永泰郡主、妹夫魏王武延基下獄逼死。這就不僅得罪了李氏,也得罪了武氏,迫使他們聯合起來反對二張。神龍元年(705),張柬之等聯合右羽林衛大將軍李多祚起兵誅二張,迫武則天傳位於中宗,並改“周”為“唐”。   太平公主參與了這次斗爭,但似乎隻是“預誅張易之謀”,並沒有什麼實際行動。斗爭勝利后,她因功被封為“鎮國太平公主”。太平公主參與此事的原因可能有二:其一是她作為李氏女、武氏媳,不能容忍張氏兄弟掌權。再一個可能是私人原因,即張昌宗誣陷她所愛的情人高戩,把高戩投入了監獄。李重潤兄妹都是唐中宗的子女,后來李重潤被追封為懿德太子、永泰郡主被追封為永泰公主。他們的墓規模宏大,現在經文物部門發掘整理后已成為陝西著名的旅游勝地了。   太平公主參與的第二次政治斗爭是李隆基起兵誅殺韋后。太平公主的三哥唐中宗即位后,皇后韋氏想效仿武則天,不斷擴充自己的勢力。同時太平公主也從后台走到前台,神龍二年(706)開始開府置官屬,並建立自己的勢力集團,以至發展到與唐中宗的女兒安樂公主“各樹朋黨,更相譖毀”(《資治通鑒》卷209)的地步。由此,太平公主及其四哥相王(即后來的唐睿宗)、相王之子李隆基(即后來的唐玄宗)都成了韋后和安樂公主圖謀掌權的最大障礙。景龍四年(710),皇后韋氏與女兒安樂公主合謀毒死了唐中宗。韋氏立溫王李重茂為皇帝,自己臨朝攝政,並密謀害死小皇帝,革唐命,除掉相王和太平公主。在這種情況下,李隆基聯合萬騎果毅陳玄禮等起兵,殺死了韋后和安樂公主,迎唐睿宗(即相王)即位。太平公主對這次斗爭態度積極,不僅參與了事先的謀議,而且派兒子薛崇簡直接參加了行動。這其中的道理也很簡單,即太平公主可以讓李氏掌權,也可以讓武氏掌權,就是不能允許韋氏佔有天下。太平公主在這次斗爭中還起了一個重要作用,即在處理小皇帝的問題上,是她出面將小皇帝從“御座”上提下來,讓四哥李旦坐上了帝位。   太平公主參加的第三次政治斗爭是與太子李隆基之間的斗爭。唐睿宗朝政治的焦點,是唐睿宗聯合太平公主要保皇位,而太子李隆基要爭皇位。唐睿宗、太平公主要保皇位,必須抑制太子李隆基的勢力。為此,太平公主極想選一個弱小者為太子。這就需要制造種種事端廢掉李隆基。在幾年的時間裡,她不僅造輿論說李隆基不是長子,不當立為太子,甚至召集宰相要求將太子換掉。在這些行動中,唐睿宗是站在太平公主一邊的。例如一次唐睿宗召宰相韋安石,說他擔心大臣都心向太子,韋安石說“此必太平之計”。當時“太平於帘中竊聽之”,大怒,立即想將韋安石下獄(《舊唐書·韋安石傳》)。這件事說明太平公主經常在唐睿宗處密謀關於太子的事情。到睿宗朝末期,“宰相七人,五出公主門”,“在外隻聞有太平公主,不聞有太子”(《舊唐書·王琚傳》),左、右羽林將軍也都投靠了公主。先天二年(713),太平公主准備以羽林兵從北面、以南衙兵從南面起兵廢掉李隆基。在這種情況下,李隆基先發制人,首先誘殺左、右羽林將軍,然后迅速除掉了參與陰謀的宰相。太平公主本人逃入山寺,“三日乃出,賜死於第”。   唐睿宗在位的三年中,太平公主參與政治最深。這時的她大規模培植個人勢力,試圖效仿母親武則天,干預政治。她的企圖失敗了。失敗的原因很多,但起碼有這麼幾點:一,太平公主在經濟上暴斂財物,在生活上驕奢淫佚,並縱容手下奪民財產、與民爭利,不能得到民心。二,太平公主擴充她的勢力,主要靠金錢收買,“謂儒者多窶狹,厚持金帛謝之”,以至在他手下的士人大多品性不正。這些人不是以如何將國家治理好為宗旨,而隻熱衷於權力,熱衷於維護太平公主的私利。就品德和能力而言,他們遠不如李隆基手下的宋王景、姚崇、張說等臣僚。三,太平公主在政治上也是毫無建樹。她的政策隻是想掌握權力,實現干預政治的願望。可舉一例。唐中宗時,安樂公主、長寧公主、上官婕妤、尚宮柴氏等一批女人干預政治,制定了“斜封”授官的政策。就是說,如果按正常程序授官,是由皇帝下詔封好交中書省辦理,而這些女人則納賄授官,隻要交錢三十萬,哪怕你是商賈屠夫,也可以授你官。這時的授官為了區別正常方式,就另寫詔書“斜封”后交中書省辦理。這種官叫“斜封官”。當時以這種方式得官的“凡數千員。內外盈濫,無廳事以居”(《新唐書·選舉志》)。“斜封官”是女人干預政治的一個標志。睿宗初即位,姚崇、宋王景將這數千“斜封官”全部停罷,但四個月后,在太平公主干預下,“斜封官”又全部恢復了。在太平公主看來,“斜封官”存在與否,是女人能不能干政的一個象征,但對民眾來說,它卻是一種腐敗政治的體現,所以當時人說“姚、宋為相,邪不如正﹔太平用事,正不如邪”(《舊唐書·柳澤傳》)。四,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因素,即自從武則天稱帝,將唐朝改姓“武”以后,朝野上下對女人干預政治有一種本能的警惕。在這種大的社會背景下,任何“女人干政”的企圖都是注定要失敗的。韋后、安樂公主如此,太平公主也不例外。   唐朝自武則天以后,陸續出現了韋后、安樂公主、太平公主等一批干政的女人。這樣一種現象的出現,自有它社會的、種族文化的,以及個人的因素,值得很好研究。隨著社會的發展變化,唐朝到太平公主以后,這種“女人干政”的現象再也沒有出現過。因此,從這個意義上說,太平公主的死,結束了唐朝的“女人干政”時代。   當然,所謂“女人干政”隻是封建政治家、史學家的觀念和語言。對今天的人們來說,男女都可以執政,關鍵要看你的政策是否順應歷史發展的潮流,你的政治是否為人民帶來了好處。雖然我們不能預知如果太平公主勝利后唐朝社會將如何發展,但我們肯定知道了唐玄宗李隆基的勝利,以及此后的政策結束了自武則天晚年以來十余年的政局混亂和社會不穩定,為唐朝的鼎盛奠定了一個比較堅實的基礎。從這一點上,我們肯定唐玄宗的勝利並對太平公主的作為給出了否定的評價。   最后我想說:盡管我們指出了電視劇塑造的太平公主與史書記載有較大差距、觀眾不能把電視劇當歷史看,但我們還是應該對電視劇(歷史劇)取一種寬容態度。很多人正是在觀看了《大明宮詞》以后,才去關心歷史上真實的太平公主。這對於普及歷史知識來說,未必不是一件好事吧。   《中華讀書報》 (責任編輯:張愛敬)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